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> 民族影视> 精选作品

内容摘要

来源:中国民族报

作者:古丽

内容详情

影片梗概:  

  志愿者艾美从深圳来到贵州的山区小学支教,认识了叛逆自闭的水族留守少年潘攀。潘攀最爱的是陪伴他一起长大的红鬃马。有一天,马失踪了,潘攀的内心更加封闭痛苦。为了让潘攀重拾希望,艾美不顾一切地踏上了寻马之路。

  看点一:入围第52届韩国大钟奖“最佳外国优秀故事片”奖

  本片改编自山峰的小说《骑士少年的歌声》,通过关注儿童心理健康,唤醒社会对自闭、留守和一些身世特殊的儿童的关心,是一部充满反思的文艺片。该片入围第52届韩国大钟奖“最佳外国优秀故事片”奖,获得广泛好评。

  本片导演白海滨,是一个有着理想情怀、走文艺路线的导演。他在2010年执导的电影《米香》,荣获法国文化部南方电影基金大奖、提名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导演处女作奖、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处女作奖等多项大奖。

  看点二:呈现水族原生态之美

  本片在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三都水族自治县拍摄。当地古老的传统民居与青山浑然一体,民风淳朴,景色优美。片中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和劲爆的视觉场面,有的只是小人物内心世界的执着,这种单纯的情感与山区原生态的自然画面相映成趣。

  剧中,历史悠久的水族端节赛马活动和葬礼仪式等引人入胜,穿插其中的几首水族民歌起到了极好的烘托效果,让该片呈现出水族原生态之美。

  对  话

  编剧、导演白海滨:“让后人看到当今社会的多样化面貌”

  问:是什么样的初衷让您决定拍这样一部电影?

  白海滨:
2014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,我碰到了制片人李强业。我们之前就认识,是很好的朋友,而且对电影的认识非常一致,都喜欢有情怀、有情感的电影,所以我们就有了一起拍摄一部新电影的计划。李强业刚好正在运作一个关于贵州少数民族的项目,他便邀请我参与了进来。当时他们已经有了剧本,但是我看了以后并不是很满意。在这个过程中,为了了解水族的民俗风情,我们便一起去贵州搜集素材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发现水族有一个特别的习俗,就是在人去世后要杀马来作为陪葬。我虽然尊重他们的习俗,但是内心还是觉得有点残忍,而且我爱人做过驯马师,所以我对这种习俗的感情很复杂。

  回北京以后,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制片人,制片人也深受感动,就督促我创作剧本。在写作的过程中,我把内心的这种复杂情感寄托在一个把马作为唯一玩伴的孩子身上,来讲述杀马的社会习俗和个人感情之间的矛盾。因为有深切的感受,所以仅仅两个礼拜就完成了剧本的第一稿。随后,我们邀请专家针对剧本进行讨论、提建议。专家们对剧本基本满意,不过对我来说,这样的剧本还远远没有达到我的要求,所以直到开机那天,我一共出了七稿剧本。

      问:这部电影的女主角黄璐曾经出演过《盲山》、《推拿》等影片,您当时是怎么考虑选用她的?

  白海滨:
影片中的女主角是一名支教的志愿者,在构思剧本的时候,我对她的想象是看起来要十分朴素。我们也找过好几个演员,但是和他们接触以后,感觉就是太像明星了。后来有朋友推荐了黄璐,她给我的感觉不像一个演员,很随意,这个特质正是我所看重的。在拍摄过程中,她对角色的把握也非常准确,而且和影片整体的气质特别切合,一点都不会觉得抢戏。

      问:除了黄璐以外,其他演员都是从当地找的非职业演员,这种安排有什么样的考量?

  白海滨:
相比专业演员,非专业演员调教起来有点困难,但是他们身上所拥有的扎根于泥土的那种质感是专业演员没有的,而这正是我所追求的影片风格。我希望我的作品不是一部简单的剧情片,而是有纪录片的功能,能够记录当下发生的一些事情,让后人看到当今社会的多样化面貌。

      问:都说动物戏难拍,这部电影中马是主角之一,在现场您是如何指导马的表演的?

  白海滨:
因为之前我没有拍过马戏,所以在筹备的时候还是有点担心的。当时我们为了找到合适的马,走遍了整个贵州,但是一直都不满意。后来了解到北京周边有一个驯马场,国内很多影片的拍摄用马都来自那里。我们在这家驯马场选的马十分出色,它出演过《赤壁》、《英雄》、《王的盛宴》这样的大片,而且这匹马的性格特别温和。我们的拍摄地在贵州,害怕此马水土不服,所有的草料都是从北京运过去的。

  在剧中,小男孩和马有非常深厚的感情,所以在拍摄间隙,我们就让小演员和马待在一起给它喂草,培养感情,这样呈现在银幕上的效果才会特别打动人。

  片中有一场马要走下台阶的戏,但是马其实是非常胆小的,最初根本不敢往下走。为了完成这个动作,我们决定把这个镜头放在最后拍,为驯马师留下足够的时间,最终很幸运地顺利完成了。

  问:最近文艺片《百鸟朝凤》在市场上引起了很大的讨论,您作为文艺片导演,对这个事件有什么样的看法?对您的这部片子又有着什么样的期待? 

  白海滨:
在商业潮流中,中国的许多传统文化逐渐消失。作为年轻导演,我们应该如何去传承我们自己的文化?《百鸟朝凤》对我们提出了拷问。《百鸟朝凤》是吴天明大师的绝唱,对市场来说也是一个标志,此次事件让我们看到了观众对文艺片是有潜在需求的。爆米花电影观众需要,文艺片观众一样需要。不过在目前的商业环境下,文艺片仍然很难生存,所以我的建议是应该像法国一样大力推广艺术院线,实现长线放映。

  大多数人会觉得《山那边有匹马》是文艺片,不过我认为文艺片和商业片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线。其实无论被定义为商业片还是文艺片,我们的初衷都是拍摄一部好看的电影。

  我希望家长能够带着孩子走进影院看这部电影,一起感受人与动物、人与大自然的和谐,也让城市里的孩子们明白我们国家的偏远山区还有很多很穷的孩子,从而让他们学会珍惜自己的生活。

回到顶部